中新网 • 浙江 • 正文

育人记 |脑瘫男孩高考超一本线38分,靠的是什么?

2021-11-18 16:58:08  

  为帮助家长、年轻老师,科学、理性地应对孩子/学生成长中的诸多挑战,文一君推出了一档栏目——“育人记”,通过采访浙江省内名师、名校长和家庭教育专家,为大家提供专业、实用的教育借鉴。

  本期中新社浙江分社“育人记”栏目邀请的嘉宾比较特殊。他不是专家,也不是名师,更不是家长,而是浙江传媒学院2021级数字媒体技术专业的一名学生,他叫吴烨。

  缺氧性脑性瘫痪、9岁学会走路、高考超贵州一本线38分……这是吴烨的“逆袭”。做客“育人记”栏目,谈及自己成功的“秘诀”时,他提到了父母。他说,是爸妈教会了自己不放弃,是他们让自己学会独立。给孩子最好的教育,不是上名校,不是学区房,而是家庭教育,是父母的言传身教。

  “别人不能帮你一辈子”

  中新社记者:最近被你的新闻刷屏。我们特别想知道,高考超一本线38分,你是怎么做到的?父母对你的影响大吗?

  吴烨:我很感谢我的爸妈,他们对我的影响很大。在他们的教育理念中,不会因为我身体原因,就无条件迁就我,反而都是让我独立完成一件事情。

  当时为了让我学会走路,爸爸只要一有时间,就会牵着我的手,让我背靠墙站,做站立的练习。等我能站稳了,就让我学左右挪着走,再由他牵着我的手,一步步慢慢往前走。以前,他是拿手牵,后来拿筷子牵,再慢慢放手。因为每天都在练习走路,那个时候,我的鞋子平均一个月换一次。

  八岁半的时候,我能扶着墙走,现在家里白色墙面上,就有我当时手扶着墙留下的黑色痕迹。到九岁,我才学会了走路。

  小学的时候,我就自己洗脸、刷牙、穿衣服、叠被子。平时,我也会做一些简单的家务,比如洗碗、收拾桌子、洗衣服、晾衣服之类的。那时候爸妈的要求是,如果一件事情做不好,就要重新做,直到做好为止。我在初中的时候,就学会了煮饭。初中我是住校的,我也能自己整理好内务。

  中新社记者:这些在我们普通人眼中简单的家务活,对你来说是不是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父母会不会心疼?

  吴烨:确实需要付出很多努力。但是经过多次训练之后,觉得也不会这么困难。在这个过程中,父母也不会特别关照、帮助我,都是让我一个人完成。

  心疼也是会有的吧,但比起这个,他们更希望我能变得独立,完成自己的事情,不要依赖别人。因为他们说过,别人不能帮你一辈子。

  有一次我摔倒了,我叫爸妈扶我起来。这对于很多家长而言,可能是“举手之劳”,但我爸爸说:“我们扶你一次是一次,但如果我们老了,谁来扶你?所以你必须一个人站起来。”

  这句话令我印象深刻。每当遇到问题,向他们寻求帮助时,爸爸也总是回答“自己先思考”。

  我也很庆幸,爸爸妈妈教会了我独立。就像现在,教室在6楼,我也能扶着扶手走上去。

吴烨和父母到学校报到吴烨和父母到学校报到

  中新社记者:很多家庭都是慈母严父,但在你们家,是不是爸爸会更严厉一些?

  吴烨:我们家是慈父慈母。他们分工不同,爸爸会给我灌输一些为人的理念,妈妈会在生活上更细致一点,付出得会更多。

  我很感恩,让我遇到了这么好的爸妈。以前,亲戚朋友都劝我爸妈,说把我送到特殊学校。但我爸爸说,人是会随着环境改变的,他希望我能像普通孩子一样生活。所以,我9岁学会走路后,就被爸妈送到了小学学习。那个时候,由他们轮流背我上下学。等上了初中,我就独立上下学了。

到学校报到时,吴烨在展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到学校报到时,吴烨在展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世界上没什么不开心的事”

  中新社记者:无论生活还是学习,你都要付出比别人多一倍的努力,会有沮丧或者想哭的时候吗?

  吴烨:沮丧的时候也有,就是在一些比赛或考试中成绩不如意的时候。那个时候,爸爸妈妈也不会过多安慰我,会让我分析失败的原因。

  因为我心态比较好,伤心、难过的时间也不会持续太久。所以哭的时候也不多,一般都是在听完教育讲座的时候,觉得爸妈为了照顾我真的不容易而哭的。

  其实我是一个比较好强的人,自尊心也很强。我觉得,我只是走路不方便而已,其他的都和正常人一样。等爸妈老了,我觉得自己也有能力去照顾他们,为他们养老。

  中新社记者:你很乐观。你是怎样保持这么好的心态的?

  吴烨:我觉得每一件事都是安排好的,是上天注定的,所以没必要去伤心、难过。这好比能量守恒,沮丧没多久,就会有快乐的事情发生。但在我的生活中,可能快乐的事情会更多一点。其实世界上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他们尊重我的兴趣和想法

  中新社记者:现在很多家长对学习抓得很紧。网友形容自己家“一做作业就鸡飞狗跳,你们家有这种情况吗?

  吴烨:这个倒没有。无论我还是弟弟,学习的事情都不用爸妈操心。他们也不会管太多,一般让我们自己做。我也不是那种拖沓的人,一回到家,就能马上把作业做好,多余的时间就去玩游戏、看电视。爸爸妈妈也不会多说什么,他们觉得,只要写完作业了,就能去做我想做的事,可以说是“放养”。

  在家庭教育上,我爸爸也比较注重言传身教。他之前是一名美术老师,家里也有很多书,他就经常泡在书房里。平时,也会写写书法,画个画。

  他们也会培养我的兴趣爱好。我喜欢动漫、游戏,虽然爸妈喜欢书法和绘画,但他们不会把自己的爱好强加在我身上。他们很尊重我,我感觉很“自由”。

  初中的时候,我萌生出设计动漫游戏的想法。在爸爸的支持下,我报名参加了“贵州省青少年3D打印”大赛,开始自学,并在比赛中设计了一艘小型私人飞机,最终获得了二等奖。

吴烨设计的小型私人飞机吴烨设计的小型私人飞机

  中新社记者:所以你选择浙江传媒学院的数字媒体技术专业,是因为初中种下的这一粒种子。

  吴烨:是的。关于专业的选择,家人还是很支持的。高考前,我爸经常熬夜,大概熬了一个多月,就为了帮我找到跟动漫、游戏相关的好学校和对口的专业。填报志愿前,他也一直帮我寻找相关专业的就业方向。

  到浙江上大学,他们一开始也是不同意的。他们想让我在贵州省内念书,这样方便照顾我。但贵州没有数字媒体专业,所以我一再坚持到浙江传媒学院来。最后,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说服了他们。

吴烨录取通知书吴烨录取通知书

  我很感谢我的家人。有一句话说,父爱如山。在我的家庭中,我觉得“父爱如星球”。因为一个星球上会有很多座山,他的爱比一座山要多得多。妈妈的爱,也像银河那么浩渺。

  遇到他们,是我的幸运。如果没有他们的坚持,我可能没有那么独立,一辈子都只能依靠别人生活。或者从特殊学校毕业,从事一份我不喜欢的工作。但现在,我可以畅想未来。本科毕业后我还想考研,去浙江大学深造。

[编辑:孙妮亚] 来源:文一君微信公众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