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 • 浙江 • 正文

浙江金华:“双减”“双增”两相宜

2021-12-07 15:47:51  
金华市曙光小学学生们的校园生活。 钱媛 摄金华市曙光小学学生们的校园生活。 钱媛 摄

  中新网浙江新闻12月7日电(谢盼盼 童笑雨)没有培训班、作业不回家,孩子会有收获吗?这是9月“双减”政策实施以来,不少家长的疑虑。

  作为浙江省“双减”工作试点地市,金华市聚焦提质增效,从提高校内教育教学质量和课后托管服务水平着手,建好学校教育“主阵地”,实现“双减”“双增”两相宜。

  据相关调查显示,金华市家长对“双减”工作满意度达99.2%。“‘双减’不能只关注减负,更要注重提质。”金华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楼伟民表示,“双减”的本质在于为学生提供优质均衡的教育,在于办好家门口的每一所学校。

在东阳市第二实验小学,孩子们在课后服务中尽情运动。 蒋培娟 摄在东阳市第二实验小学,孩子们在课后服务中尽情运动。 蒋培娟 摄

  作业减负 教学增效

  全面压减作业总量和时长,减轻学生过重的作业负担。这是“双减”政策的要求。作业少了,如何确保学生在校内学足学好?教学质量怎么保证?在金华,一系列疑问都有答案。

  40分钟课堂,安排20分钟上课,10分钟学生交流互动完成课堂作业,10分钟教师批改后及时反馈。这是金华市婺城区雅畈小学师生的日常。

  “作业不是越多越好。孩子写得越多,就成了刷题机器,是在做无用功。”楼伟民说,“双减”之下,要提高作业质量。

  一方面,教师要布置分层作业、弹性作业和个性化作业;另一方面,坚决克服机械、无效作业,杜绝重复性、惩罚性作业。根据这一目标,金华市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独门秘方”。

  如金华市外国语金武新城校区·武义五中规定,凡是要求学生做的作业,教师必须先做一遍。教师被要求,设计可供不同类型学生选择的弹性作业,提高作业的针对性。

  在东阳市外国语小学,该校推出“25分钟自主管理课”,即25分钟无老师在班、无作业,在此期间学生自主安排。每门学科的老师会在黑板上写下每日重点习题,供学生温故。

  除了优化作业设置,楼伟民说,“上好每一节课”,是减负提质的关键。

  在金华,“集体备课”“推门听课”制度成为“双减”之后提升课堂质量的有力抓手。投射到教师身上,则是实现上好每一堂课,让学生在学校“吃饱”。

  集体备课,是金华各校摸索出的破题之道。

  东阳市外国语小学语文教师乔晓燕每天都需参加年级语文集体备课,讨论教学重点,集体研究课后习题。她说,工作看似与往常无异,实则要求更高了。因为有了大量课前时间的投入,课堂才能更严谨,教学才能精讲精练。

  东阳市外国语小学的实践,并非盆景,而是“双减”之后在金华处处涌现的风景。

  在婺城小学,该校全面实施“集体备课”工程,实现作业管理水平、教学业务水平和教育教学质量的“三提高”;定期开展教研活动,学习好的教学经验,以此相互促进,这是南苑小学提高课堂教学质量的方式之一;宾虹小学开展“卷入式”教研、“360°圆桌”教研活动,深化课堂改革,让每一位教师不断提升教学水平,从而达到抱团式成长;秋滨小学紧扣教学目标,通过结合课后题和《课堂作业本》突破教学重难点、课堂上至少保证10分钟作业时间等方式探索本真课堂……

  与此同时,“双减”之后,金华在还在下一盘大棋。如采取“1+1+1”模式组建“一校二区”或“一校多区”的共建型教育共同体,新增城乡义务教育结对学校246家,目前覆盖比例已达85%,2022年将实现全覆盖。

  楼伟民说,当前金华还实施了小学初中强校工程,促进优质师资均衡流动,明确义务教育公办学校在同一学校连续任教满12年的教师和连续任职满10年的校长,符合条件的必须交流。

曙光小学的孩子们在课后服务中玩转篮球。 邵勤旦 摄曙光小学的孩子们在课后服务中玩转篮球。 邵勤旦 摄

  课后服务 内容增质

  落实“双减”,提高课后托管服务质量,也是新的发力点。

  当前,金华推行“5+2”模式,即学校每周5天都要开展课后托管服务,每天至少开展2小时,实现义务教育阶段课后托管服务学校全覆盖和有需要学生全覆盖。

  这两个小时该如何度过?楼伟民说,金华坚持课后托管服务学生自主课程和个性课程相结合,采取“家长下单、学校接单”方式,由学校建立个性化“课程超市”。

  在浙江师范大学附属小学,课后托管以“X+1”的方式开展,即先进行个性化课程,再安排学生完成作业。“目前我们课程有30余门课程供学生自主选择。”该校校长倪军健说。

  翻开课表,能看到该校的课后托管课程分为音乐、书画、口才、电脑、体育等几大类,教师分为主教和助教。据介绍,该校学生参与率达到98%。

  为什么能吸引那么多学生参与?这和学校的课程质量和教学方式相关。据介绍,早在2006年,该校就开始探索高质量课后拓展服务,实施“博雅教育”。

  倪军健说,当前,该校实施分层走班制授课。为解决师资问题,提升教育质量,该校还聘请了多位金华艺术和体育名师作为课后服务的主教老师参与。同时,在招聘新教师时,有意识地聘请专业素养和综合素养“双高”型教师,并安排教师陪练。

  “每位教师都要学习掌握一门体艺专长,这样一来,他们既能当好外聘主教的助教,又能做好学生的陪练。”倪军健说,近几年来,该校新入职的教师中有精通画画的语文老师、具备二胡考级证书的数学老师、拥有国家级裁判证的英语老师等,极大增强了课后拓展服务的师资力量。

  不止浙江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在金华,引入校外师资是提升课后托管质量的一次尝试。

  如金华市金东区成立了该市首个非学科校外专家指导组,通过推出培训机构“白名单”,持续补充、完善校外培训教师资源库,帮助学校进行双向选择。

在金华市苏孟小学非遗传承基地,老师向学生传授婺州扎染制作技艺。 金华教育局提供在金华市苏孟小学非遗传承基地,老师向学生传授婺州扎染制作技艺。 金华教育局提供

  若是在课后托管时间走进曙光小学,就能发现充斥整个校园的是欢声笑语。

  在该校教学楼前的空地上,轮滑班的学生在轮滑俱乐部教练的指导下练了起来;一旁,一群学生玩起了空竹;不远处的操场,参加足球、排球等兴趣班的学生练得热火朝天。非洲鼓、绘画、航模等课程也开展得如火如荼。

  据介绍,该校已形成7大类23个项目66个班的个性化课程,学生参与率达98%以上,聘用校外教师占比30%。

  这不仅是各区各校自己的探索,而是整个金华市的“双减”实践。楼伟民表示,当前金华推行“县级教育部门确定目录、中小学校集体研究点单”模式,建立机构和师资“双白名单”制度,有效破解师资短缺、服务单一等难题。

  目前,金华已有263家培训机构入校提供服务。各地可按照规范程序遴选有资质的非学科类培训机构进入校园提供有质量的课后托管服务。

  为规范服务质量管理,该市推出“金托管”课后托管服务管理信息化平台,定期开展学校托管服务工作监督管理和项目质量评价,不定期开展各类群体的满意度调查。每年开展托管服务示范学校测评工作。

金华市苏孟小学的学生为青菜绑草绳促进青菜结包。 金华教育局提供金华市苏孟小学的学生为青菜绑草绳促进青菜结包。 金华教育局提供

  让优质教育惠及更多学生

  无论“双减”还是“双增”,在楼伟民看来,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推动教育的优质均衡,惠及更多学生。“这也是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背景下对教育的要求。”

  如何推动?他用一句话概括:办好家门口的每所学校,把金华建成浙江中西部教育中心。

  楼伟民表示,浙江中西部教育中心包含教育综合水平领先、教育规模质量高地、高校教育培训中心、教育改革影响广泛、教育生态环境优良、教育人才队伍集聚和教育发展保障有力这七个指标。

  为此,金华将围绕打造“教育发展先行地”,加快学前教育普及普惠、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全面实施“初中强校”工程、实施普通高中“一校一品”特色工程、推动职业教育产教融合、打造浙中高等教育高地,到2025年完成3所独立学院转设。

  作为“双减”试点,楼伟民说,金华也致力于成为“教育改革领跑地”,深化教育数字化、教育评价体系、教育管理和教学改革以及招生考试制度改革。

  教育均衡的实现,离不开人才队伍建设。

  楼伟民说,未来金华将全面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打造“教育人才集聚地”,把师德师风作为评优评先、职称评聘、职务晋升等重要依据,建立“能上能下、能进能出、能高能低”的新型教师队伍人事管理制度狠,重点加强校长、班主任、骨干教师三支队伍建设。

  在系列教育生态软硬件提升的同时,金华还有一项重要布局:率先在浙江省实现高中段招生“公民同招、普职同招”。

  楼伟民说,2022年起,金华高中阶段学校招生报名、志愿填报和录取工作纳入统一招生录取网络平台。未来,将逐步提高优质普通高中招生指标分配到区域内初中比例。目前这一比例已达到65%,2023年达到75%以上,2025年达到85%以上。

  “我们也是为了缓解教育焦虑,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推进教育公平的重要举措。”楼伟民说。(完)

[编辑:王晶琦] 来源:中新网浙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