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 • 浙江 • 正文

富阳,从何而来?

2022-05-21 17:40:13  

  中新网浙江新闻5月21日电(钱晨菲 何芳芳)作为《富春山居图》原创地和实景地,浙江富阳之美,山水是表,人文是里。在这里,山水被赋予强大的文化力量。

杭州富阳。富阳区委宣传部供图杭州富阳。富阳区委宣传部供图

  富阳,一座走过2200多年的城市,她的故事从秦始皇时代开启。

  富阳,“一江十溪”,素称鱼米之乡。物产丰盈,居民殷实,男子力耕,女勤缫织,赋性刚毅。

  《说文解字注》:“富”,备也。一曰厚也。看字形,安居宫室,丰于饮馔之义。

  这就是富阳。

  东经120度、北纬30度,典型的中国江南之城。在丰沛的雨水中,拔节生长;在滋润的山水中,幸福自足。

  这一座城,因瓦窑里遗址的发掘,人类在此繁衍生息的历史被推到6000年前。这一座城,从秦时制郡县,唐时聚集市筑城池,至明朝桂軏奠定近现代城市格局,已走过2200多年。

  有人集聚,始有城。绵延千年,朝代更替,一座城积淀下深厚的历史底蕴,以山水为媒,以人文为基,产城相融,成就一处富庶安居之乐土。

  富春建制,始于秦皇

  50岁时,秦始皇统一中国已有十年,这位颇有创意的君主开创了后世帝王巡视天下的先河。为了加强对新占领地的统治,他不辞劳累地五次到各地巡视。秦王政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他最后一次出巡到了钱塘江一带。

  秦始皇登上武林山,临江眺望,要择一处渡江去会稽山祭奠大禹。却见江面辽阔,波涛汹涌,无处可渡。

  这位不可一世的帝王,只得望洋兴叹。继而又大手一挥,西行!

  西行约一百二十里,到了富春江边。秦始皇登上一座石桥,眺望富春山水,发现有一处两山相对耸立,江面变窄,可不是过江的好渡口吗?

  于是,大队人马揽舟凌波,渡向江南。

  这个故事来自于司马迁《史记》中的《秦始皇本纪》——

  三十七年十月癸丑,始皇出游……过丹阳,至钱唐,临浙江,水波恶,乃西百二十里,从狭中渡。

  就此,杭州留下“秦望山”之名,富阳有了“秦望桥”之名。

  富阳,古称富春。秦统六国设置郡县,是富春建制的起始。

  尽管早在新石器时代,富阳就有先民活动的足迹,但离城市雏形或早期城垣的产生尚早。不过,正是人的活动、聚族成村落,才为形成城垣打下基础,并在此后不断发展。

  春秋时,诸侯割据,富阳属越国管辖,战国时属楚。富阳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始于秦代,公元前221年。秦统六国,分天下为36郡,其中会稽郡26县,富春为其中一县。

  当时的富春县比今天的富阳大得多,还包括如今的建德、桐庐。而会稽郡26县中在今日杭州市的还有余杭县、钱唐县,彼时钱唐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山中小县。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曾在1947年论述:自秦汉至六朝初期,富春地位,重于钱唐,孙吴创立东安郡于钱江下游,即以富春为治所。

  史学家认为,这一方面是因为孙权对家乡的偏爱,一方面也是地理形势所决定,因为当时江海交汇南北津渡处,在今之富阳,而不在老杭州。

  三分魏蜀吴,二晋前后延。在乱世中,富阳区域、辖属、域名几经变迁:富春、诛岁、桐州。直到东晋孝武帝太元十九年(394年),为避简文帝生母宣太后郑阿春名讳,更名为富阳。阳字,来自于富春江以北,为阳。

  建堤治水,百姓安居

  富春县前江势奔,危楼如画俯山根。

  林林人影向沙市,叶叶风帆下海门。

  ……

  这是描写富阳县城的几句古诗。前两句写富阳城紧傍水势汹涌的富春江,描绘一个“险”字;后两句则勾画出安乐和平的图景,人群挤挤涌向市场,众多船只扬帆驶向钱江。乍看两相矛盾,熟悉富阳城的人知道,富阳能化险为夷得益于江边的春江堤。

  西起苋浦,东至鹳山,“计三百余丈,以御水患”,初建至今逾1300年,是富阳历史上最早、规模最大的两处水利工程之一,另一处是阳陂湖。

  唐登封元年(696年),武则天当政,国泰民安,大兴水利。时任富阳县令李浚采纳百姓的意见,决定在城南修筑防洪石堤。堤长300多丈(约1000米),全用条石垒成。从此,城关不致坍塌,还为皇天贩几万亩农田减轻水患。百姓感恩戴德,把李浚的牌位列入名宦祠,四时祭祀。春江堤曾多次整修、加固,并数易堤名,如吴公堤、富春堤,至今仍在起着保护富阳城安全的作用。

  赘述春江堤,是因为这堤坝是富阳城市发展中不可忽略的一环。

  富阳虽然早已置邑筑城,但古城的位置久湮无考。有关富阳建城的最早文字记载是《大清一统志》:“富阳古城,在今县西北隅,汉置。”相传,汉时的富阳城,建在今天高桥观前、黄泥山一带。

  古代城市作为封建政权控制中枢而存在,只有成为一县政治中心的县治所在地后,其城垣建设相对一般村落、集镇来说,迅速发展才有可能。明正德《富春志》和清康熙《富春县志》都有记载,这里“形势雄伟、内气充厚,春江萦带乎其南,群山旋绕乎其北,山川具有自然险因”,正是理想中“高深城隍”的好地方。唐武德四年(621年),这里成为县治所在地。唐武德七年(624年),城内建成了文庙,为古代儒学教官衙署所在。然而由于濒临江滨,县城经常遭到洪水的侵袭,城南江滨砂砾遍地。

  春江堤的建成,保护城内安居。稳定的生活状态下,才诞生集市。范文澜所著《中国通史·唐朝经济(下)》称:“浙江富阳县市在城西北隅,周围二里五十步。贞元十二年(796年),移市于大桥西。”市是商品经济发展的产物,是商品交换的场所;城是政治、军事统治中心,最初城和市是两种不同的事物。市的出现一般都要晚于城。富阳县市的出现,表明了城与市由分离走向统一,同时也表明尽管规模很小,但城市产生了。

  到唐咸通十年(869年),富阳县令赵讷筑城,城内有城隍庙、吉祥寺、真觉寺等公共建筑。

  自唐成为县治所在地后,富阳县城所在位置相对固定,尽管城垣时毁时建,地点屡有交更,但总体范围一直离不开今天富阳城域的老城区一带。

  桂軏筑城,城郭定型

  随着历史的演变,生产力的发展,到了明代,社会分工不断扩大和完善,商品生产和交换更加频繁,交通运输手段增多,交通条件更加方便,富阳城的发展有了一大飞跃。

  标志之一是明洪武年间(1368—1398年),在西门内开设惠民药局,后为医药署,并在明代首位知县杨敬的主持下,于恩波桥西侧办起了孤老院;

  标志之二是明嘉靖十二年(1533年),按察佥事焦煜、知县王惟孝创建富春书院;

  标志之三是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知县桂軏筑城,城居固定,世代相依;

  标志之四是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知县何吾浚重修学宫,即文庙、孔庙,学宫成为规模空前的建筑群。

  这一时期,城内还修建了大批寺、庙、殿、祠,特别是知县桂軏筑成了县城四周城墙、城门后,奠定了近现代富阳城的格局。

  城垣东连鹳山,西濒苋浦,南临富春江,北带后河,东西长1000余丈(3000余米),厚2寻(约5米),高1丈4尺(近5米),雉蝶即城垣上女墙1200堵。自明代、清代、民国,历时400余年,县城境域沿明无变。即使到了今天,除了南边临江的一面,富阳城市架构的其余三面,都是以桂軏所筑城垣为中心而扩展、延伸的。

  历明至清鼎盛时期,城垣建筑及城内的街巷建设发展迅速,形成以东西向大街(今富春街,俗称老街)为干道,连接横街(即南门街)、三思街和纵贯南北的市心、大寺、小寺、周家堂子、司弄、城隍庙、赖湖桥等8弄,及慈善、余家、金波、丁婆、竹竿、小水门等7巷。街巷分布总体格局一直沿至民国时期的抗日战争爆发前。

  水路发达,商业繁荣

  富春江,与富阳城市发展壮大唇齿相依。

  在古代,与陆路相比,水路运输量大、费用低廉,是长途运输的首选。富阳县城地处县境中部、富春江中下游北岸,富春江自西向东流经全境。这条浙江省内最大的内河航道,江上船只可上溯桐庐、兰溪;下行临浦、杭州,经古运河直达苏州、上海及运河沿岸各大主要城市,并与外海相通。

  地理因素决定了富阳在商贸运输中的独特地位。在历朝历代,富春江两岸建起众多码头,为长短途运输提供便利。纵贯其间的支流苋浦,又是江上船只避风或停泊栖息的地方,水上运输极为方便。

  明至清咸丰的数百年间,富阳没有遭遇大的兵事和匪乱,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迎来发展机遇。富春江水路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更加显现,富阳城内的商业日渐兴盛。

  那时候,集市开市日由每月6天增加至每月18天,到清代形成为每日集市,居民和四乡农民上集市出售和购买物品,与外县、外省经商往来也日益频繁。

  菜市集于恩波桥东、西两隅;土纸、茶叶、蚕茧和竹木炭等土特产品在桥东善长弄一带集散,商行、货栈都集中在这里,市面极为热闹。与轮船码头相连接的南门街一带,铁、木等作坊较多。

  据清光绪《富阳县志》记载:清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前后至光绪八年(1882年)间,来自绍兴、安徽、宁波、萧山、福建的商人,先后在城内设立两浙公所、新安会馆、四明公所和闽商会馆等经管同乡商务的机构,各地商人所经营行业,各有侧重和特色。富阳本地人所经营的一般为代客存放、转运或作媒介的土纸行以及茶行、茶馆、客栈等服务行业。

  随着商业生产和商品交易的扩大,交易场所的固定,县治功能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行政职能仍较突出的前提下,富阳城逐渐形成了以商业和手工业为主体结构,生产与消费兼有的功能。为了生产和交换的方便,商人和手工业者聚集定居到县城。出于方便生活、子女教育、宗教信仰等需求,他们热心修筑城池,兴建桥梁、学校、寺观等公共设施和场所,城内结构逐步完善。

  后记

  富阳文化遗存深厚,然而今天的人们,在城内几乎找不到多少古建筑。事实上,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县城内古建筑种类、数量仍十分丰富。奈何,抗战期间,日军对各类古建筑轰炸、焚烧、拆砸,“举凡学校、名器、道路、桥梁,以及名胜古迹,无不摧毁殆尽”。

  抚今追昔,幸甚,新中国成立后,这座历史悠久的江南山水名城迎来了新生。彼时的富阳县委、县政府组织民众建设家园,通过筑造防洪堤、疏浚护城河、拓宽改造街道、修建引水和排水设施、安装路灯,以及向城墙外拓展建设等市政工程建设,县城面貌有了较大的改观。古城境域也有所突破。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城市基础设施综合整治和建设全面启动。基础设施建设和市政工程建设突飞猛进,城市面貌日新月异。2015年,富阳撤市建区,城市建设由此迈向了现代化大都市的新征程。(完)

[编辑:孙妮亚] 来源:中新网浙江
×